<optgroup id="oy8mk"></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div id="oy8mk"></div></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div id="oy8mk"></div></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small id="oy8mk"></small></optgroup><center id="oy8mk"></center>

大幅反彈后 豬周期還有機會嗎?

來源:君臨

點擊:

A+A-

相關行業: 生豬

關鍵詞:

    我要投稿

      去年12月以后,豬價再次一路下行,不斷向去年10月低點靠近,關于新一輪豬周期的討論也越來越多。

      農業農村部數據顯示,到3月份第三周,全國生豬平均價格已連續下降15周。

      這周全國生豬價格均價11.78元/kg,跟節后比下跌了16%,跟去年比跌了57%。

      但當前生豬市場基本形成一個共識,即現在已經二次筑底區間。

      歷史上豬價見底一個信號是豬糧比破5,按生產成本數據,生豬生產盈虧平衡點的豬糧比價約為7∶1,當豬糧比價低于5∶1時,視為進入過度下跌一級預警區間。

      今年2月以來,豬糧比已經持續低于5,這周甚至降到4.2附近,自繁自養與外購仔豬的單頭虧損接近550元、260元。

      豬糧比的快速下行,除了分子端生豬價格走低之外,分母端的飼料價格快速上漲是主要因素。

      尤其是2月份俄烏沖突以來,對飼料的供給和成本都形成了壓力。

      供給上,俄羅斯和烏克蘭作為主要的糧食出口國,俄烏沖突將會引發當年全球糧食供給的擔憂,同時也會影響下一年度的生產。

      成本端,能源價格的持續上漲也會推動鉀肥、磷肥價格同步上漲,進而驅動小麥、玉米等主糧價格的上漲。

      在投資者眼中,隨著飼料價格的上漲,養殖戶現金流的惡化和生豬養殖的虧損會加劇,推動產能去化的加速。

      另一個因素是生豬政策底的出現,也就是收儲開始啟動。

      收儲的目的在于保供穩價,能提振短期信心,并不影響中長期的的生豬供需關系。

      但收儲相當于一個豬價見底信號,去年9月第二批籌備收儲時,也正是豬價第一波見底的時期。

      這次第三批收儲,也被很多人看作是二次見底的前兆。

      雖然豬糧比和收儲都顯示底部已經靠近,但判斷未來生豬供應和價格最重要的前置指標依然是能繁母豬存欄量。

      按蛛網模型,豬周期遵循著“豬價上漲-母豬補欄-生豬供大于求-豬價下跌-能繁母豬淘汰-生豬供不應求-豬價上漲”的過程。

      從補欄后備母豬到能繁母豬的育肥期限約為4個月,從斷奶仔豬到肥豬出欄的育肥期限約為6個月。

      所以能繁母豬存欄相對于生豬出欄的領先期是10個月,去化速度基本跟當下豬價的漲跌變化同步。

      本輪周期,能繁母豬自2021年7月開始去化,月環比降幅從7月的0.5%擴大至10月的2.5%,對應豬價從7月的16元/公斤跌至10月的12.8元/公斤。

      隨著11月豬價反彈至17.2元/公斤,能繁月環比降幅收窄至1.2%。

      今年豬價進一步下跌,能繁的去化依然在持續,1月、2月能繁母豬環比分別減少0.9%、0.5%。

      如果從去年7月開始算起,直接往后加10個月,那么從5-6月開始生豬出欄量將出現下滑。

      很多人依據這個結論就直接看漲5月份豬價,但事情卻沒這么簡單。

      判斷生豬產能去化速度的時候,能繁母豬的數字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要考慮到母豬存欄結構,以及春節前后養殖戶壓欄的情況。

      雖然能繁母豬存欄一直在去化,但近幾個月養殖主體主要是在優化母豬存欄結構,主要是把低效母豬淘汰,并逐漸替換成高效的二元母豬,相當于去年一開始去化掉的大部分是低效產能。

      但從2月份數據看,低效三元母豬比例已大幅下降至12.5%。

      這意味著三元母豬體系參與生產的情況已經下降很多,淘汰低效母豬的階段結束,后續開始去化高效產能。

      另一個會影響2季度豬價的因素是春節期間的壓欄情況。

      1月份,規模豬場的出欄完成度不及預期,全國出欄均重一直高于120kg。

      但壓欄之后,今年春節并沒出現想象中的漲價行情,從而引發一系列拋售潮。

      目前全國生豬出欄均重已回落至117kg,相較去年末下行了6kg,恢復到往年110-120kg的正常體重區間。

      類似春節前后養殖戶壓欄的情況已經明顯減少,二季度可能繼續出現大規模的生豬出售,并伴隨豬價快速見底。

      受到俄烏地緣沖突擔憂的影響,當前商品價格維持高位,并通過成本和替代兩條邏輯推升農產品生產成本的直線上升,并加速豬周期的啟動。

      同時,與通脹關系更為密切的農業,尤其是其中涉及的種業、化肥、養殖,可能成為上半年市場交易的主線。

      3月以來上海、深圳等地疫情的擴散,是2020年新冠疫情以來,首次單日新增病例突破500例。

      但是結合此次病毒的特性、政府防疫政策的變化、疫情的發展,這輪反撲對經濟和市場的影響肯定會比2020年小。

      那線下餐飲等消費場景也會更快迎來恢復,這對后續生豬需求提供一定支撐。

      今年3月疫情對生豬需求的影響,可以類比2020年初的疫情階段。

      首輪新冠疫情沖擊始于2020年春節前夕,也是傳統豬肉和餐飲消費旺季,而全國因疫情的封鎖影響物流交通,導致了生豬運輸和需求的渠道被阻塞。

      大量原本應該在春節旺季期間投放市場的生豬供給,只能在生產地就地消化,使得行業出現恐慌性拋售。

      之后隨著疫情的修復,因19年的非洲豬瘟影響帶來的低存欄和春節的生產中斷,再疊加需求端的恢復,帶動生豬價格迎來反季節上漲動力。

      所以在20年2月開始第一輪市場反彈中,農林牧漁也是唯一反彈超過疫情前水平的行業,反彈幅度領漲所有行業。

      不同的一點是,這次生豬板塊從去年9月到現在已經從底部反彈了35%,很多人擔心豬企股價的漲幅已經包含了豬價未來的反轉預期。

      但拋開疫情和通脹因素,只看2月能繁母豬的數據,存欄量是4268.2萬頭,環比下降0.51,這個絕對值和去化速度還不到行業最難過的時候。

      從絕對價格來看,當前豬價接近 12 元/kg,相較上一輪絕對低點10元/kg仍有一定距離。

      即使2季度豬價見底,也并不意味這馬上就能反彈,還可能底部震蕩一段時間,甚至明年出現第3次探底。

      所以豬股這一波上漲,更多反應的是能繁母豬的淘汰預期,以及豬價再次進入筑底區域后出現的配置價值。

      而在能繁去化加速,豬價真正形成觸底反轉前,養豬都是值得關注的投資方向。

      文章來源:君臨

    (審核編輯: 錢濤)

    我來說兩句(0人參與評論)
      加載更多
      国产熟睡乱子伦视频在线观看
      <optgroup id="oy8mk"></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div id="oy8mk"></div></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div id="oy8mk"></div></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small id="oy8mk"></small></optgroup><center id="oy8mk"></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