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y8mk"></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div id="oy8mk"></div></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div id="oy8mk"></div></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small id="oy8mk"></small></optgroup><center id="oy8mk"></center>

專訪丨雷文勇:把鄉村振興納入企業戰略中 看見農民的微笑

來源:鐵騎力士

點擊:

A+A-

相關行業: 生豬

關鍵詞:

    我要投稿

      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會發表重要講話時提到:在百年奮斗歷程中,中國共產黨始終把統一戰線擺在重要位置,不斷鞏固和發展最廣泛的統一戰線,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調動一切可以調動的積極因素,最大限度凝聚起共同奮斗的力量。

      為此,四川省委統戰部和中國新聞社四川分社聯合開展“百名統戰人說統戰事”活動,深入挖掘四川省百余名黨外代表人士和統戰干部親歷親見親聞的統戰史實、同心故事。

      上世紀90年代,28歲的雷文勇,迎著改革的春風下海創辦鐵騎力士,30年后,鐵騎力士已成為農業產業化國家重點龍頭企業,每年經營收入超過上百億元。

      日前,中國新聞社對鐵騎力士集團董事長雷文勇進行了專訪,用影像語言和鏡頭前的講述,去還原跨越30年的故事。

      中國新聞社:您當時是如何創業的?創立公司之前您在做什么?

      雷文勇:我當時是在綿陽糧食局的飼料公司當技術科長,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講話以后,我就下海找了幾個朋友,2個司機,2個小姑娘,1個小青年,6個人就開始創立了飼料公司。

      中國新聞社:1992確立鐵騎力士這個名字時,它的背后有沒有什么寓意?

      雷文勇:我當時想在名字中賦予“鐵哥們”的內涵,因為和我一同創業的人,大多都是直接打破“鐵飯碗”,二話不說就跟我走的。但鐵哥們江湖氣太濃了,所以我后來就取名為“鐵騎力士”。

      中國新聞社:咱們企業其實一直深耕農牧業這樣一個領域,您能不能分享一下企業發展歷程的重要節點?

      雷文勇:其實我們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個是飼料型的企業,第二個是農牧型的企業,現在是作為一個科技食品公司,經歷了這樣三個階段。每10年一個階段,我們都實現了產業的升級。

      中國新聞社:做飼料咱們是做了多少年?現在確立轉型成為一個科技食品公司,是從哪一年開始?

      雷文勇:1992年到2001年是完完整整的屬于一個飼料公司,我們從2001年開始轉型,進軍蛋雞、生豬行業。2017年我們又進入食品行業。

      鐵騎力士發展的主旋律是科技,我作為技術人員下海,就是想以科技領先取得市場,所以鐵騎力士第一個的首字母是 “T”字,“T——Tech”就代表我們對技術的重視,1996年,我們就提出了“科技是我們的命根子,產品就是人品,我們的天職就是用匠心追求產品的完美和用戶的信賴”這樣的質量方針。鐵騎力士商業的基本邏輯就是一個技術型公司,所以1997年我以副總經理馮光德的名字建立了行業內唯一一個以個人名字命名的實驗室。

      中國新聞社:作為一家農牧業領域的企業,其實科技還是我們的第一生產力,我們科技的研發有沒有說對國內行業起到推動作用?

      雷文勇:我們1996年就提出了“精準營養”這樣的一個概念,這一理論的提出,對我們行業的推動還是蠻大的,二是圣迪樂雞蛋的誕生,標志著我們把一個農副產品變成了一個快消品,而且是有品牌的快消品。另外我們的川藏黑豬和天府肉豬配套系,是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生豬配套系新品種,這個應該說為我們中國人解決“卡脖子”問題打下了基礎。

      中國新聞社:您說的精準營養這個概念能不能再給我們講解一下?

      雷文勇:精準營養就好比跳傘一樣,有的人一下跳進了足球場,但是我們就更加精準地跳到了一個10米或者說一米當中的圈子里,讓它更加精準。

      中國新聞社:剛才您也提到了川藏黑豬、天府肉豬這兩個品牌。其實我們說中國的種豬這個問題一直這么多年都備受關注,你對種業是命根子這個問題怎么看?

      雷文勇:我覺得中國人要真正的擁有我們的核心技術,擁有“芯片”,我們也一直致力于在種豬、種鴨、種雞方面,投入資金和技術。

      中國新聞社:您能不能講一講咱們這兩個拳頭產品,川藏黑豬和天府肉豬它這個品種是怎么培育的?經歷一個怎樣的流程?

      雷文勇:這個品種聚合了我們中國自己的梅花豬、藏豬等品種,再加上國外的約克夏等種豬基因進行綜合,在經歷十多年的培育后,達到了適合中國人養殖和中國人口感風味的最佳組合。因為中國的養殖環境和國外還是有一定的差異,包括我們的資源、飼養的習慣,另外中國人特別重視風味,對風味的要求特別高,比如說我們四川的回鍋肉,洋豬肉是炒不出這樣風味的。

      中國新聞社:這兩年也在提鄉村脫貧攻堅,咱們企業在脫貧攻堅方面,我們了解到在涼山,還有綿陽一帶都有這樣的布局,您能不能講一講脫貧攻堅中的故事?

      雷文勇:我們要心系農民、情系農民、命系農民,我們和農民實際上是一個魚和水的關系,水里可以沒有魚,但魚一定要依靠水。所以我們一直在鄉村振興的戰略中盡我們的一份力,我們最大的愿望就是用技術,用產業的優勢來帶動老百姓的增收。

      我們公司的“三笑”中提出了“看見農民的微笑”,就是與農民一起共同來構建中國式的現代化畜牧業。我們建立了“喜德模式”,并且在涼山的會東、會理,綿陽的三臺,廣元,以及在黑龍江、貴州、江西、云南等地都讓這個模式得以復制。

      中國新聞社:我們在扶貧的過程中也開發了一些比較創新的模式,這個模式是怎樣的?

      雷文勇:我們的一個典型模式就是“1211”生豬代養模式,這個模式簡單來說,就是給千家萬戶的農民建立一個利益的共同體,我們給他提供技術,提供渠道,讓他們不離開土地就能實現增收。

      中國新聞社:在這個模式下,咱們也是通過產業帶動他們增收,我們具體是怎么幫助他們?

      雷文勇:比如說涼山的彝族同胞,我們給他提供豬苗,提供技術,提供飼料,提供圈舍,讓他學會養殖技術。那么他按照我們的標準化,對豬場進行全封閉式的流程化管理,最終就能提供高質量的產品。

      中國新聞社:我們跟涼山合作的規模是怎么樣的?

      雷文勇:我們合作的規模大概是一百萬頭豬。政府、企業、農戶三方聯動,我覺得這個模式是真正的賦能了涼山的產業,真正的帶動了老百姓增收。

      中國新聞社:咱們這個項目開始之前,您有沒有親自去涼山去考察過?

      雷文勇:我去了喜德進行很多次考察,和我們的老百姓一同來交流和選擇這種合作的方式,包括我們的激勵機制、利益機制的設計。同時我們還建立了培訓體系,也就是新農人講習所,除了邀請行業專家學者,我自己也會去給農戶講課,給他們傳授知識。

      中國新聞社:您當時去那邊之后,您覺得他們貧窮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雷文勇:我覺得貧窮最主要的原因是兩個,一個是觀念的落后,二是缺少真正有效的整體解決方案,商業模式的構建,這兩個是關鍵因素。

      中國新聞社:現在雖然說脫貧攻堅結束了,您覺得在那邊幫他們創立的這些產業現在運營得怎么樣?

      雷文勇:我們現在實現了3“意”,第一個是讓農戶滿意,第二個讓政府滿意,另外,我們企業通過這種商業模式也得到了發展,我們自己也滿意。

      中國新聞社:在涼山的脫貧攻堅中有沒有一件事情可能是一件小事,讓您印象特別深刻的?

      雷文勇:有一個彝族同胞,也是我們的代養戶叫吉克阿宏。他當時在在四川省工商聯聯合鐵騎力士共同打造的鄉村振興實驗室揭牌儀式上,說了一句讓我記憶尤深的話,他說,“鐵騎力士比我的父母還親”。

      他為什么說這一句話呢?他是喜德縣的一個農民。2019年開始,他就和我們合作,建了一個年出欄2000頭生豬的代養場。一年多下來,僅他一家代養場就賣出2000多頭肥豬,純利潤達到40多萬元?,F在不僅翻新了自家房子,還買了小轎車。而過去,他們一家的收入還不到3萬。

      除了這些,他說這句話讓我特別感動的地方在于,他讓我意識到我們不僅僅是給他提供了技術,讓他致富,同時讓他感受到了一個全社會的關心和民族之間的大團結。也正是因此,我們企業被國務院評為“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范集體”,受到國家表彰。

      中國新聞社:現在國家又開始開啟鄉村振興,咱們企業服務鄉村振興又有什么計劃?

      雷文勇:我們把鄉村振興計劃納入了我們企業的發展戰略中來,我們集團現在的戰略支撐,一是用科技引領,建立一個數字科技的公司,第二就是把社會責任和鄉村振興作為了我們品牌戰略發展的一條主線。我們未來會以構建優食谷這種模式,以建立共同富裕的目標,作為我們未來的十年當中的一個戰略。

      中國新聞社:其實咱們作為農牧業企業,跟鄉村振興、跟農村去結合的是非常緊密的,我們這邊有沒有一些項目,比如說幫他們培養產業人才之類的?

      雷文勇:我們建立了新農人講習所,另外,我們在大涼山、綿陽三臺建立優食谷,我們不僅僅是把前端的農戶連接起來,給我們提供優質的食材,我們還把一部分中小型企業納入到我們的產業鏈中,讓他們與我們共同成長,用我們的技術、渠道、品牌,共同給消費者提供安全、優質的食材,以此形成一個共同富裕的全產業鏈的價值優勢。

      中國新聞社:您是怎么看待農牧企業科技創新的?

      雷文勇:科技創新的一個本質就是要解決突出的問題,用國際上的高標準來衡量我們的技術成果。一是在科技上要敢投入,大量的資金投入,二在精力上投入,創立科技的創新氛圍。所以我所定義的鐵騎力士,就是一個擁有創新氛圍的公司,充滿了活力,有動力的一個公司。

      中國新聞社:從1992年到現在,鐵騎力士成立有30年了。30年來,您如果說梳理一下我們的科技創新成果,您可以舉例嗎?

      雷文勇:我覺得最大的一個科技成果就是我們1997年建立馮光德實驗室。我們公司今天成為了百億企業,如果說要尋找核心的動力,有兩個因素,一是技術,二是人才,也可以說科技人才的引領帶動了全集團的人才發展。

      中國新聞社:您怎么看待民營企業家的這種社會責任?

      雷文勇:我覺得不僅是民營企業家,在這個社會當中,每一個人都要吃水不忘挖井人。我們民營企業今天的發展還是小富在人,大富在天,這個“天”就是我們跟上了好的時代,跟上了一個好的黨的政策,那么我們得到發展的同時,我們一定要回饋社會,來繼續推動社會的發展。我想這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盡的一份基本責任。

      文章來源:鐵騎力士

    (審核編輯: 錢濤)

    我來說兩句(0人參與評論)
      加載更多
      国产熟睡乱子伦视频在线观看
      <optgroup id="oy8mk"></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div id="oy8mk"></div></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div id="oy8mk"></div></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small id="oy8mk"></small></optgroup><center id="oy8mk"></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