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oy8mk"></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div id="oy8mk"></div></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div id="oy8mk"></div></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small id="oy8mk"></small></optgroup><center id="oy8mk"></center>

李曼大會企業專訪:湖南加農正和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總裁柳高峰

來源:搜豬網王磊

點擊:

A+A-

相關行業:

關鍵詞:

    我要投稿

      丹桂飄香,金秋十月。第十屆李曼中國養豬大會線已圓滿落幕,今年也恰逢李曼大會10周年,行業翹首皆聚焦于重慶,那么大家對于行業內的生豬行業發展趨勢、豬價低迷期如何應對豬周期等熱點話題則更為關注,作為李曼大會特約媒體的搜豬網特別專訪了湖南加農正和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總裁柳高峰先生。

    1.png

      搜豬網:加農正和參加本屆李曼大會,側重點會關注哪些方面的內容呢?

      柳總:在當前行情如此低迷之下,仍有這么多人參會的確很難得,我們加農正和這次也組織了1000多名用戶來參加本屆李曼大會,而實際的報名也是非常之踴躍,其實我們也在思考為什么會有這樣的現象,其實最后大家也是想找到答案。直到現在這種環境之下,其具體的原因是什么?接下來行業會發生什么?那么在這種動態的變化格局當中,我們的養殖場尤其是家庭農場在新一輪的發展過程當中,發展路線在哪里?這都需要找到具體的答案。

      搜豬網:您怎么如何看待接下來的養豬行業?

      柳總:養豬行業一定會回歸到正常區間,就像經歷了高額的利潤之后,這是一個必然的趨勢,只是它比我們所有人預計來的更早了一點,那么它回歸到哪兒?當然行情紅利期一定會過去,也即將進入新的管理時期,要進行專業、科學、實際、應變的管理,比如說養殖成本能不能降下來?整體效率能不能有所突破?當然要進入實質性的管理運行,并不斷提高自身豬場抗周期的能力,這是行業都必須直接面臨的話題,也是必須要對現在的環境做出準確的判斷以及潛心的研究管理,只有認真地提高自身的經營管理水平,這是行業必須要面對的問題,也不用再去期待有更好的行情紅利了。

      搜豬網:那您如何看待當下的豬周期呢?

      柳總:對于豬周期而言,要談現在的豬周期就要談到以往的豬周期,我們認為不經歷三個豬周期不算真正意義上的養豬人。上一輪豬周期是從2018年到現在,再上一輪是2014年,再往前推是2010年,2010年、2014年、2018年基本上是4年一輪豬周期,今年我們為什么在2021年就到了一個新的豬周期?因為之前的價格太高了,那么進入到新的豬周期甚至它會持續更長的時間,甚至會持續到2022年乃至于到2022年的年底,那么2022年之后還會發生什么變化?當然我相信國家也會出臺很多的調控政策。那么在這樣的一個低迷情況之下,我們的養豬人一定要做好準備,我們要做到三個守住。

      首先要守住我們的核心競爭優勢,我們加農正和是母豬種豬群為核心資源的,所以我們一定要精細化飼養管理母豬,并深耕母豬領域,真正的把母豬產能提上來。那么對于養殖戶而言一定要強化母豬的生產管理指標,注重母豬的養殖效率,因為只有這樣成本才能降低成本。

      第二個守住也叫守住核心用戶,那么問題來了,什么是你的核心用戶?就是有成長性與堅守性的養豬人,在產業去產能的大環境之下,哪些養豬人會被淘汰?那么一定是不愿學習且不愿改變的,只是想要做投機的,這一定會被淘汰的。所以我們要守住這種真正的群體,但怎么守住呢?需要不斷地給他賦能,教給他們方法&強化他們的理念,引導他們看清楚未來。

      第三個守住就是要守住我們的核心資源,以前我們做臨床數據的時候,成本是非常高的。因為當時豬源很貴,但現在豬很便宜,我們到現在總共已進行了有十幾個產品的潛在技術研發與培育,這也是最好的時機。從根本上做好產品,真摯地把我們的技術再次進行推演,才會讓用戶/養殖戶獲取到更有效、價格更便宜、更好地多重組合,實現真正為產業賦能為行業服務的理念。這是我們加農正和要做的三個守住,那么對于用戶而言也一定要守住他們的管理底線、經營底線以及成本底線,包括他們的發展方向,所以一定要非常清楚的判斷。只有這樣才能走出豬周期低谷,當然我們非常堅持的一個觀點是:現金流比現金更為重要,因為有多少現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產業要靈動,在大的浪潮當中,要經歷所有的浪潮才會去成長。就像一個士兵,只有打過仗和沒打過仗的士兵是截然不同的。沙盤上的士兵和真從戰場里硝煙里活著出來的士兵,他們的戰斗法則也是不一樣的,所以大家要關注現金流,這就是我們的建議。

      搜豬網:自2018年5月開始進入豬周期低谷,直到2019、2020年生豬行業才遇上百年難遇的超暴力行情,但進入2021年后豬價不斷下滑,雖然現在有所回暖,但仍處于虧損狀態,那么目前已進入2021年第四季度,加農正和又將如何應對未來的行業變化呢?

      柳總:我們有另外一個潛在領域值得青睞,首先是比較關注中藥發酵技術,其實中藥發酵技術在國內應用方面已有了苗頭,那么未來的應用空間也是非常好的,我們會在這里邊來去做些文章,包括藥和菌群之間的結合,這里要經過上千幾萬次的篩選,在過程中篩出更加適合于養殖場使用的藥物,這是需要大量的臨床使用的,因為之前也沒有可借鑒的地方。

      第二點是蛋白質藥物,因為蛋白質藥物的靶向性治療效果會非常之好,安全度又很高,它比疫苗又安全,所以這是我們未來需要關注的兩個非常重要的方向,并以此來幫助養豬行業盡快擺脫非洲豬瘟疫情的困擾。

      搜豬網:對于行業內整個產業鏈閉環的企業以及今后發展規劃,您有哪些建議呢?

      柳總:產業鏈閉環的企業如果未來想有更好的發展,一定要做產業鏈的延伸。因為我們都沒有做消費端,甚至有個別的上市公司也在做屠宰領域,那么所有的這種一體化企業也都被稱為食品公司,但其實食品領域又都沒有去涉足,哪怕只是試試水,結果也被濺了一身泥,也都是被資本、被食品市場消費端市場“狩獵過”。當然也是因為我們對于產業的認識都只是基于對農業的認識,而對消費端的認識,尤其在信息化的時代背景下,對于消費端的認識是遠遠不夠的,但這是一體化企業未來必然要走的一條道路,只有這樣才能夠真正有抗周期的能力,因為消費端對價格的敏感度是非常低的,所以一定要去進入消費端領域,但是消費端這條路并非一帆風順,需要構建新的思維模式,它不是農業的思維模式可能會是工業的也可能是消費品的思維模式,而整個企業的管理文化、管理思想都是隨之而發生變化,我們幾乎所有的農業企業都是非常典型的內卷式的思維模式,都是產業內化的市委管理模式,如果不能一舉突破那么這條路也會很艱難的。

      搜豬網:現在整個產業,包括上游端的原料飼料以及養殖端的飼養管理,還有下游的屠宰貿易加工,再加上最后終端的消費需求,那么您認為如果要做到產業鏈閉環,并權衡他們之間的利益關系,您要如何把控呢?

      柳總:一家優秀的企業一定要做好每個環節的利益分配,具體在哪個環節需要什么樣的利潤分配,當然作為一個主導性的產業,要有利益分配的能力,那么其實對于未來,我們則更很關注創造。其實更重要的是創造部分在分配,而不是現有鏈條里邊的分配,因為這是靈活博弈的狀態,需要更多的平衡權益。

      當前一體化的企業特別關注成本,但在成本導向的情況之下,很多新技術是不不好應用的,為什么呢?很多新技術它的著眼點是全局最優解,而不是局部最優解,但很多人說他就是用價格來進行控制的,而放棄了對于價值的認識。那么這種新技術很難在這些里邊進行,因為全局最優解需要更多的時間,畢竟這是放在系統里來評價的,單放在一個點上這是不公平的,同時很多人由于這種崇拜導向的時候并沒有及時走不出這個怪圈,所以導致行業創新會乏力,這就是現在飼料行業面臨最大的問題,也因為飼料沒有附加值了,飼料的附加值&飼料的競爭力是來自于采購,還有個現象是飼料企業它的競爭力不是來自于營養,而是來自于研發及采購,這是一個行業悲哀啊,所以要關注全局最優解的問題。

      搜豬網:每次一到豬周期低谷期的時候,養殖戶們會很慌亂,因為價格會很低,賣豬呢價格會更低,不賣豬呢沒錢運轉,那么說到底這個話語權是在養殖戶的手中,還是在屠宰企業的手中?

      柳總:現在已出現了明顯的剪刀差,今年1-3季度屠宰企業的利潤上升了38%,而養殖端處于虧損狀態的,但話語權也并不是在屠宰企業這邊,是要看消費端的整體消費情況來定的??墒峭涝灼髽I在這期間38%的利潤增加,是來自于信息差的增加,而對于養殖戶而言,他們的對立面并不是屠宰企業,因為養殖戶現在在整個鏈條當中,他們是力量非常薄弱的一方,所以養殖戶們在自己現金允許的情況之下應適當調整豬場規模,也就是要接受有限度的虧損,為什么會有這個觀點呢?因為你之前已經獲得了更高的利益,那么當你有更高利潤的情況之下,當然你也要必須接受日后虧損的現實。

      同時,還要注意技術水平的提升,從我們目前得到的信息來看,規?;酿B豬集團只有不到20%的養豬成本是低于家庭農場,但是家庭農場的養豬成本是很低的,這比大量規?;i場的養殖成本要低很多的,可是在這里邊我們會看到規?;i場,他們的成本下降能力也是很強的??杉彝マr場的成本下降空間已經幾乎沒有了,那么他只有不斷的來去升級自己的知識,強化自己的專業管理水平,未來才有能力和規?;酿B豬企業抗衡。

      搜豬網:因為之前豬肉價格下降的很快,在前段時間十一之前的時候有這樣一種現象,豬肉已經便宜了,反而消費力量不是很足,而反觀牛羊肉市場的采購力度很是活躍,那您是怎么看待終端消費市場的?

      柳總:首選,消費問題可能牽扯到一個更大的問題,比如說像去年中國的人均GDP已經過一萬美金,當然這也是其他發達國家都經歷了一個過程,就像豬肉的消費,當人均GDP過了一萬美金的時候,其實像豬肉的消費是下降的,這也是人均結構多樣性的問題,當他的收入水平和素質水平得到提高的時候,他的消費是多樣化的。比如以前我們在餐桌上豬肉的占比,現在卻被牛羊肉給逐漸充溢分解了。

      第二點我們看到國務院發布的文件是關于人類膳食結構的,那么在之前我們人均年消費豬肉量達到三十九公斤。在新冠疫情和非瘟疫情出現后,對整個養豬行業也出現了很大的觸動,曾經人均豬肉消費量降到了二十六公斤,現在又有些回升基本達到三十二公斤左右,但比三十九公斤還是少了很多。

      當然這個原因還是一是因為飲食結構多樣化的問題,第二點則不是價格的問題了,需求也會有所回升-人均豬肉消費量從二十六公斤回升到了三十二公斤左右,當然價格只是一個因素之一,但我們會發現比如說:某些黑豬及地方豬種,這些豬肉品質得到了更好提升的時候,在消費端會形成一定的拉力,這在將來也會在整個豬肉消費市場里邊占有一定的分量,可是這肯定不是主流,而這些特定豬肉的發展還是有一定發展空間的----他們可能屬于追求高品質生活的消費人群。

      搜豬網:根據整體的生豬存欄以及能繁母豬欄情況,您認為以中國現在的消費力度來看,現在這是否處于飽和狀態?

      柳總:現在處于嚴重的飽和狀態,我們能繁母豬的警戒線是4100萬頭,而現在是4537萬頭,現已經超出警戒線10%,這已經是非常嚴重超標狀態了,那么正常能繁母豬的數量應該在3700-3800萬頭,可是從目前仔豬上市的數量來看,在隨后的春節前后豬價還會達到新的谷底,所以要保持正常的平衡狀態,就需要去母豬產能。

      同是很多集團企業也在調動產能,而家庭豬場調整產能的速度會更快,當然在接觸了這些知名的養豬公司之后,他們對于未來的行情也并不會被動受困,則會及時對資本的需求和整個產業鏈的需求做出規劃與調整,所以對他們的影響并是很大,只是短時間之內可能會有產能方面的調控,但是未來來看整體的趨勢并不會得到本質的改變,那么就要看誰會有更好的成本自控能力了.......

      搜豬網王磊


    (審核編輯: 錢濤)

    我來說兩句(0人參與評論)
      加載更多
      国产熟睡乱子伦视频在线观看
      <optgroup id="oy8mk"></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div id="oy8mk"></div></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div id="oy8mk"></div></optgroup>
      <optgroup id="oy8mk"><small id="oy8mk"></small></optgroup><center id="oy8mk"></center>